首页 > 探索发现

大巴上最后一排要了我:在车里撞了我八次

“美女,你跑什么呢?哎哟!身材挺好的嘛!这大长腿,借给我们玩玩成不?”

    见对方来者不善,柳颜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。
文学    她有点后悔抄近路了,这小巷子里黑乎乎的,头顶上的路灯昏黄幽暗,简直就是作奸犯科的理想之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要钱是吧?我把钱都给你们,你们放我走吧!”柳颜越来越慌,声线都颤颤巍巍的,直接就把皮包丢给他们。

    不料几个混混压根不瞧她的包,只是笑眯眯的围上来,其中一个还踩了她的皮包一脚,晃荡着膀子跟她说:“你那点钱恐怕不够哥几个分,但你的人就不同了,我们轮几回你都不会掉块肉!”

    柳颜都懵了,这是要劫色的节奏啊!

    “大哥,你别开玩笑了,我有病,我不干净,求你们放过我吧!”柳颜吓得两腿发软,哆哆嗦嗦的恳求着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也不干净啊,咱谁也别嫌弃谁,就在这里办事吧!”打头的混混咧嘴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,话音未落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柳颜躲无可躲,除了本能的夹紧双腿,眼见着自己衬衣的纽扣被扯开。

    “擦!好大。梁哥,生平仅见呀!”后面跟进的一个混混舔着嘴角,不由得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何止大,还软,又嫩,跟大馒头似的!”柳颜被按到了墙上把玩。

    柳颜只觉得胸口被捏得发胀发疼,吓得花容失色,连救命都不敢喊,生怕把他们惹急了。

    “这腰这臀这腿。”

    “艾玛!湿了!”

    “太大了,我两只手刚好捧起一个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直到夜里一点半,柳颜跌跌撞撞的瘫倒在家门口,老罗听到声音去开门,一见她就傻了眼。

    平时柳颜回来再晚,工作再累,都很注重仪态,可这会儿她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,头发乱蓬蓬的,妆容也花了,不但衣衫不整,就连胸前的纽扣也丢了两颗。

    老罗瞠目结舌的望着她,愣怔了几秒才缓过神来,弯下腰一用力将她抱回屋里。

    关上门,老罗还没把柳颜放在沙发上,只听她哇的一声抱着老罗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叔,我让流氓给欺负了!”

    老罗早猜到了,亲耳听到她说,心一下子就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,你别哭了,我现在去报警!”老罗放下柳颜就去拿手机。

    可脚步还没迈出去就被拉住了,柳颜哭哭啼啼的说:“叔,你真报警啊?你知道那些人是谁找的吗?是罗大鹏,他们威胁我,叫我把卖房子的钱还给罗大鹏,要不然以后还找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老罗的身体僵在原地几秒,骂了一句直接把手机摔了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后,他花了半个晚上安抚柳颜,又不辞辛劳苦的帮她洗澡,擦拭身子。

    好在除了被摸摸捏捏,柳颜并没有被真正侵犯。

    柳颜说自己有病,那些人嘴里说不信,但心里也发毛啊!而且罗大鹏找他们过来也没叫他们做得太过份,只是叫他们吓一下柳颜而已。

    这让老罗松了口气,可一想起儿子干的好事,他就气得差点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咒骂了半天,看到柳颜时不时的还会呜咽几声,老罗的心比割肉还疼。

    造孽呀!为了那么点钱,他儿子居然这种事都做得出来,以前怎么没发现那小子这么混账呢?早知道那小子是今天这副德性,刚生出来那会儿就该掐死了。

 

 “这混小子,还想要我给他留遗产,我以后不但不会留给他一分钱,还会跟他断绝父子关系!”老罗可不是随便说说,甚至心里发下毒誓,一定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柳颜的情绪暂时算是稳住了,但心理创伤却难以消除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,她好几天没有去上班,生怕那些混混上门闹事。

    老罗知道她害怕,但还是下不去手报警让警察抓他儿子,也唯有留在家里陪着柳颜安慰,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宅在家里一个星期,柳颜终于坐不住了,振作起来说要去做生意。

    没办法,店开在那里,还是初开业,本来客人就不多,你天天关着门,租还是要交的啊!

    老罗不放心,非说要跟她一起去上班,两人达成一致意见,双双去了店里。

    有老罗陪着,柳颜心里挺踏实的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没什么生意啊,整个上午连个鬼都没有。”老罗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,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家里的几天柳颜都要粘着老罗,心里才能不害怕。

    现在是在公共场所,柳颜没好意思抱老罗,就挨着他坐下,说:“叔,你别着急嘛,咱们这是新店,需要时间才能积攒人气,你要有点耐心。”

    下午有个楞头青东张西望的走进来,一见到柳颜趴在前台上睡觉,透过领口往柳颜里面一瞧,瞬间被吸引了。

    老罗从茶水间出来见到,有点生气,问他是不是来按摩的。

    柳颜被惊醒,站起来招待,结果那货问有没有特殊服务,把老罗给气的。

    来店里消费的要全是这种客人,老罗还真得好好考虑一下是不是让柳颜转行。

    柳颜说这是正规按摩店,那货本来要走的,见柳颜长得那么诱人,终于还是没忍住,开口说:“没有就没有吧!按摩的话,是你来吗?”

    哪还有得选,刚开业,店又小,招技师挺困难的,柳颜都是自己上,没别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俩进了里间按摩,老罗在外面看店心神不宁的,老担心柳颜吃亏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客人走了,老罗看着香汗淋漓的柳颜,反而来了感觉,想进去体验一番柳颜的服务,又心疼她太辛苦了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打烊,柳颜收拾好东西,看到老罗坐在沙发上打瞌睡,过去把他拍醒温声问他说:“叔,你今天在店里坐了一天了,一定累坏了吧?你过来我给你按一下。”

    毕竟老罗六十来岁了,挺直腰板一坐一天确实不好过。

    反而是柳颜,店里没什么生意,她做完一个休息一会儿,反倒不觉得什么。

    老罗开口拒绝,柳颜却是把卷帘门拉了下来,然后推着老罗进了按摩室,让他躺下。

    她从上锁的柜子里拿出一套仪器,包装盒十分崭新还没拆封,明显是刚购入不久的。

    “这套按摩仪是我托人从岛国代购来的,目前还没添加到按摩项目里面。”

    老罗听后来了兴趣,拿出来端详一番,看起来倒是挺精致,只是对使用方法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价格不便宜啊,它的功效是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老罗好奇的神色,柳颜红唇抿了抿,撅起小嘴凑到他的耳边。可她还没开口,老罗就开始把持不住了,只觉一股燥热和骚动从下往上涌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是我买给你的,听说有延时的功效,长时间使用还会提高小蝌蚪的活力噢!”柳颜说着粉舌掠过老罗的耳根,又滑又凉的感觉再次冲击着他的血管。

    老罗一拉,柳颜就倒到他怀里了,那一对砸在老罗的脸上,老罗深深一嗅,美得下方都哆嗦了。

    “叔,你急什么,我还不清楚具体怎么用呢,咱们一起试试,看它好不好用!”柳颜笑眯眯的拿走按摩仪充电。

    老罗从后摸着她的臀,这会儿可是放开了。

    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了,尽管柳颜有言在先,但她肯定不会怪老罗对她使坏。只是她夹着腿,可见有多难受。

    拢在手中揉捏片刻,柳颜提醒老罗按摩仪充电完毕,老罗却似乎并不是那么感兴趣,反而只想逞手足之欢。

    “你说实话,是不是觉得我时间短了?”老罗突然表现得像个老小孩,耷拉着眼角咕哝一句。

    柳颜见他误会自己,立即启动按摩仪的开关,在发出蜂鸣般的嗡响中解释:“当然不是,你是不知道,好多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都比不上你呢!”

    老罗这才释怀,拿起震动不停的按摩仪他再次仔细瞧了瞧,这东西看起来似乎还可以当玩具。

    “就你嘴巴甜,那你先给我示范一下!”老罗坏笑一声,手又到柳颜身上使坏。

    柳颜刚躺下去,老罗就迫不及待的将按摩仪送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随即柳颜睁大眼睛,眸色渐渐蒙上一层雾气,眼神仿若漩涡般迷蒙。

    对于柳颜的反应,老罗看得心痒,对按摩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可见柳颜沉迷在按摩仪里,老罗又有些吃醋,二话不说就把东西拿走了,然后伏下去......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相关文章
  • 开车里一上一下抽搐:不要往下边塞
  • 麻绳勒紧她的花缝中_皇上和小燕子
  • 留在里面不拔出来/他像疯了一样的
  • 留在里面不拔出来/他像疯了一样的
  • 车里要了好多次|男主出轨闺蜜h
  • 猜你喜欢
    精彩推荐